贵阳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无形之刃 09

时间:2019-10-29 16:34:46
无形之刃 09

第九章

少年对拉克丝说:“现在我准备好了。”他说完,已经抱住拉克丝朝着城堡外面飞奔而去。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拉克丝根本还没 来得及反映就发现自己已经冲出城堡。

城堡外是广阔的花园。

花园中,无数的黑耀花散发出微弱亮光,花丛中响起淅淅沥沥的响声,无数隐藏在花丛中的暗哨杀手突然跳跃起来,其中有四名杀手拦 住他们的去路。

一个杀手挥剑朝少年左手砍,另外一个则瞄准少年的后心,后面两名杀手直接刺向他的左右腿。这四名杀手配合十分默契,出手时机精 准迅速,出手的角度也是直击要害。

这种默契的围杀,只有经过无数次共同合作,在难以计数的生死边缘才能培养出来。

然而少年看出了那个刺向他左手的杀手才是真正的杀招,因为他一旦回避,怀中的拉克丝必定当场殒命,如果他不回避,他的后心和左 手会同时被刺中,他必死无疑。

但是这种结果的前提是建立在四名杀手的动作足够快的情况下。

但是对于少年而言,他们很快,却还不够快,所以死的是他们而不是自己。

四名杀手在死的时候眼中只有惊愕。因为他们是被同一枚手里剑杀死。两人是被洞穿心脏,一人是被洞穿眉心,还有一人是被直接割破 喉咙。他们从未见过这么快的手里剑,也从没见过这么准的手里剑,他们甚至也从未见过纯粹由魔能汇聚的手里剑。

他们看不见这枚手里剑,因为它完全与黑夜融为一体,况且它快如幻影,他们也听不见手里剑破空的声音,因为他是纯粹由魔能汇聚, 它并不真实。

因为不了解敌人,所以他们都死了。

劫实在庆幸,如果这个时候泰隆出现,他一定没有机会出手,因为他并没有把握在带着一个人的情况下从泰隆手上安哈尔滨做好的癫痫病医院然离开。

远处的花丛中有打斗的声音,泰隆与一名白色短发少女缠斗在一起。少女五官精致,却手持一把如同鸾盾的巨刃。巨刃挥舞中散发出狂 野罡风,罡风打在花海中,如同星河泛起粼粼波光。

劫已经没有时间观战,他需要乘杀手没有汇聚成完整的包围圈前冲出城堡,所以他用最快的速度发足狂奔。

在无名的街道上,劫终于停了脚步。

拉克丝问:“你怎么停了?”

劫说:“因为有人一直跟着。”

他说完,街道的另一边就走出了两个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如此丑陋,女人如此美丽。男人骨瘦如柴,两眼阴沉如毒蛇,嘴巴 很大,让人联想到蛤蟆,他走路的时候郑州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里步伐扭曲,笑容邪恶。女人全身无一处不完美,她笑容甜美,步伐优雅,她的身影,仿佛一道光芒,照亮黑夜。

开口的是男人,他说:“我叫萨科,很高兴见到你们。”他说话的时候,总叫人感觉他在笑。但是他的嘴巴像蛤蟆,所以他笑的时候, 又总显得丑陋。

这样的笑容劫似曾相识,所以他问:“你是恶魔小丑吗?”

萨科怔了一下,他没想到少年会这么直截了当的问。<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p>

他说:“我有个孪生的弟弟,他确实被人叫做恶魔小丑。所以有时候,我也会被人当成是恶魔小丑。”

劫脸上露出吃惊神情,他问:“那你一定很难过吧?”

萨科反问:“难过,我为什么要难过?”

劫说:“亲人死了总该是难过的。”

萨科哈哈大笑,说:“不,我并不难过。”

劫讶然问:“你不难过?”

萨科咧开蛤蟆的嘴巴,说:“我不仅不难过,反而应该感谢你。”

“感谢我?”

“对,应该感谢你。你知道吗,我虽然是他的哥哥,但他存在的时候,我却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人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恶魔小丑,却不知道他还有个哥哥。我这个哥哥,连他的影子都不如。我或者原本并没有意义,但因为你杀了他,我又有了存在的意义。”

“那你为什么要躲在阴暗的角落里?”

“因为我比他生得丑陋。”萨科脸色渐渐阴沉,眼中闪过愤怒的火光。他用屈辱的神情诉说:“从出生起,我就因为相貌丑陋遭人唾弃,受人冷眼。他作为弟弟,却从没将我这个哥哥放在眼里,反而时常对我冷嘲热讽。他死了,以后这世界就只有我一个恶魔小丑了。”

“嗯,如果我是你,我确实也不会为这样的弟弟难过。”劫点点头,但面上毫无表情,所以他虽然说着同情的话,却没有丝毫同情。

这时萨科接着说:“我虽然并不恨你杀了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弟弟,却依旧不能放了你。”

“为什么?”

“理由有两个,你想听哪一个?”

“你虽然告诉我有两个杀我的理由,我却不知道哪一个是我能接受的,所以你让我选,我其实也并没有选择可选。”

“是的,所以我决定将两个原因都告诉你。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确定一件事情。”

“确定哪一件事情?”劫问。

他虽然是发问的口气,脸上却依旧不带丝毫的神情。口气有时候也可以反映一个人的心情,但是他的口气就是纯粹的回答问题,听不到 心弦的波动。

萨科一直暗中观察劫,他不仅观察劫的神情,也感受他说话的语气。虽然在旁人看来他们还在和气的说话,但其实他们的战斗早已开始 ,在两人见面的那一刹那就开始了。

高手在战斗的时候,不仅仅是在力量上压制对手才会胜出,在出手的时机上也有很大的讲究。而出手的时机,则是在细致入微的观察对 手的一言一行中寻找。

萨科觉得劫实在是个奇怪的人。

能杀死恶魔小丑的人,已经算是一等一的强者了。而强者,往往更加喜欢主动而非被动。

但是劫却不同,他的不同在于,萨科所问的问题,他都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本身是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但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老老实实回答问题的。特别是强者,他们更愿意发问而非回答。

大多数人回答问题因人而异。

与人交谈,如果对面是强势者,你回答问题势必气势弱三分,单从语气别人就能感受出来,这就是破绽。如果是弱势者,你回答问题又 往往随意,考虑的是表达自己的意愿,而非考虑对方的感受。随意的时候就容易出错,容易骄狂,这则是破绽。

最难做到的是实话实说。实话实说的时候,人往往思想纯粹,精神集中。这时候反而没有破绽。

萨科问:“你是均衡教派的教徒对吧?”

劫点点头说:“是的。”

萨科说:“你看上去并不愚蠢,却干了一件可笑的事情?”

劫说:“这就是你要杀我的第一个理由。”

萨科说:“当然,如果世间存在均衡,为什么我生来丑陋,受人欺凌。如果世间均衡,为什么恶魔小丑能受人敬仰我却只能遭人唾弃。 如果世间真的存在均衡,又为什么需要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东西来裁决世人。无论你们真的是以均衡之名,亦或你们只是假借名义,都该死。”

他说的时候,眼中已闪烁疯狂之色。

劫问:“那第二个理由呢?”

“第二个理由?”萨科哈哈大笑,他说:“恶魔小丑已经在托马斯会场被你杀死了,而如果我将你杀死,那么我就能顺理成章的成为恶 魔小丑,到时候只要别人看到你的尸体,一定会说是真正的恶魔小丑杀了你。”

劫点点头:“你想要取代恶魔小丑,杀了我确实是最直接的方法。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成为恶魔小丑而不愿意成为自己呢。 ”

萨科说:“我当然要成为恶魔小丑,因为成为了恶魔小丑,就能取代他的名声。只要有了名气,很多事情就会改变。比如,会有很多人 主动亲近你,即使是曾经遥不可及的存在。”

劫点点头:“所以很多人总想着成名。”

他继续说:“可是,你为了成名,难道愿意丢掉真正的自己,抹杀自己存在的意义吗?”

萨科冷笑,说:“我一直存在于恶魔小丑的阴影之中,那样的人生,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劫摇头说:“看来你并不觉得抹杀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他又说:“你既然知道我杀了恶魔小丑,却依旧敢于站在我 的面前杀我,可见你对自己的实力是很有信心的,至少,你应该比真正的恶魔小丑更强,对吧?”

萨科点头说:“不错。我们一起出生,也一起生活,他会的我都会,他能做到的我都能做到,但他毕竟没有我努力,所以他不能做到的 很多事情,我却能做到。”他说话的时候,眼中闪烁着得意的光芒。

于是劫好奇问:“既然你比他更强,又这么想取代他,为什么不早点将他杀掉取而代之,却要等到我杀了他,你再来杀我?”

萨科沉默了,他并没有回答,他将目光隐藏在黑夜的阴影中,谁也看不到他在想什么。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