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无形之刃 07

时间:2019-10-29 17:51:04
无形之刃 07

第七章

但是劫终究还是忍耐了,因为泰隆就站在他身后,他根本没有任何胜算。世间任何人,面对这两位,恐怕都不会有胜算。

男人说:“你猜的不错,我就是克卡奥,杜.克卡奥。”

劫的眉头微弱的跳了一下,他的心脏像是赤裸裸被一阵凉风吹过,但是他的表情依然很平静。黑夜是最好的屏障。

劫自然知道克卡奥是谁,也知道自己此时的境地。

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轻于鸿毛,有的人重于泰山。每个人的定位都是不同的。劫是均衡教派的教徒,教派的影响几近颠覆一个国度,但是他只是万千教徒的一员。所以,他无疑是微不足道的。

在历史的洪流中,劫只是连浪花都算不上的小水滴。

但是克卡奥不同。

他是整个诺克萨斯的军魂,是站立在人类金字塔顶尖的少数几个人之一,是大陆上能够排进前十的超级强者。他拥有无上的权利,也拥有无尽的力量。他仿佛集中了世人所有的渴望于一身。这样的人,既完美又可怕。

克卡奥说:“你想杀我?”他已经感觉到劫一闪而逝的杀气。

劫坦然说:“是。”在有些人面前,坦然远比撒谎来得明智。

克卡奥疑惑道:“你不是教徒吗?”

劫说:“是。”

“教徒不是只按照均衡行事吗?”

“是。”

于是克卡奥皱眉问:“那么是谁赋予你们生杀大权的呢,这难道是均衡之道吗?”

劫摇头:“均衡并没有赋予我生杀大权。”

克卡奥挑眉问:“那你为什么要杀我,你有什么理由要杀我?”

劫手心的汗已被捏得支离破碎,但是他的脸色依然没有变。他必须保持镇静想个理由。因为想不出来他就只能死。

大多时候,圆谎比撒谎更困难,更何况是面对克卡奥这样的人。

劫说:“因为你是恶魔小丑的同伴。”

克卡奥的神情变了,他之前是皱着眉的,现在脸上的眉头却舒展开了,似乎想笑,但是他的神情已到了不怒自威的地步,所以他的脸上没有喜怒哀乐,只有无尽的威严。在他面前的人,也只能感受到无尽的威压。

劫的回答让克卡奥觉得面前的少年真的是内心纯真的少年。但是他并不觉得纯真这种东西会存在于一个忍者身上。

如果你站在他的位置,你就能看到很多你所看不到的东西,就能知道很多你所不知道的东西。比如说劫在与德莱文相见的那一刻起,劫的过去现在未来便已经有人送到了他的办公室。

但是他没有打算立即拆穿劫的谎言,他继续问:“我是恶魔小丑?”

劫说:“是的。”

克卡奥抚掌轻笑,问:“你为什么觉得我是恶魔小丑?”

劫说:“因为我知道恶魔小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克卡奥问:“你怎么确定的?”

劫说:“因为另外一个恶魔小丑进过我的房间。”

克卡奥吃惊的问:“另一个?”他的目光看向泰隆,泰隆微微点头。

他继续问:“你怎么确定有第二个恶魔小丑就一定有第三个,或许只有两个恶魔小丑。”

劫说:“因为第二个恶魔小丑离开的时候走的是房门。”

克卡奥哈哈大笑,说:“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觉得恶魔小丑是一群人而不是一个人吗?”

劫说:“是的。”

克卡奥不笑了,他感受到少年回答的口气带着不可动摇的坚定。任何人听到他这样说,恐怕都不会怀疑他说的话。这样的人如果说谎,那一定能骗过所有人。

克卡奥低垂着头,说:“看来第二个恶魔小丑是个蠢人。”

劫摇头:“不,她并不蠢,只是不小心。”

克卡奥问:“不小心和蠢有什么区别?”

劫说:“我中了她的毒。”

克卡奥盯着劫,他的脸上又有了笑容,他突然觉得这个少年很有趣,他已经多少年没有遇到这样的人了。他问:“就按照你说的,恶魔小丑是一群人,那为什么我也是恶魔小丑?”<武汉治疗癫痫那家医院最好/p>

劫说:“因为我杀了恶魔小丑,然后你请我来你家作客,在你家又遇到了恶魔小丑,这不得不叫人怀疑。”

克卡奥说:“但是我并没有必要成为恶魔小丑的理由,他只不过是一名杀手,你要之道,我并不缺少替我杀人的人。”

劫说:“所以你并不是恶魔小丑。”

克卡奥疑惑问:“我不是?”

劫点头说:“你既是恶魔小丑,也不是恶魔小丑。”

克卡奥神情治疗癫痫的方法吃惊,从未有人敢在他面前大言不惭。这个少年是第一个,但他有听下去的兴趣。

克卡奥问:“什么意思?”

劫说:“恶魔小丑是你手上的棋子,你让他们存在,他们就存在,你让他们消失,他们就消失。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你可以代表恶魔小丑,也可以完全从恶魔小丑中脱离。因为他们只是卑微的棋子。”

克卡奥静静的凝视着劫的面容。他突然发觉这个少年不仅有将谎话说成真话的能力,还冷静得可怕。要知道,智慧往往便是诞生于冷静之中。

一般来说,杀手是不需要太聪明的,因为一旦太聪明,就容易计较得失。而人生最大的得失,莫过于生死,所以聪明的杀手往往会惧怕死亡,惧怕死亡的杀手就无法再杀人了。

但是劫是一名忍者,一名干着与杀手工作一样工作的忍者。他很聪明,因为他能一眼洞穿真相。但是他却违背了常理,并没有失去杀武汉小儿羊角风如何治疗人的能力,相反,他能杀死恶魔小丑,足见他不仅会杀人,而且杀人的能力相当强大。

一个既会杀人又聪明的杀手是何其可怕!

克卡奥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他有些奇怪,这个人本是遥远记忆中绝不会再被想起的人,但是他还是想起了。他想起这个人的时候,心中总是叹息。他想,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老了,所以才会回忆。

人开始老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想从前的。但是他的心情是无法被任何人窥见的,因为他的表情没有喜怒哀乐,只有无尽的威严。

克卡奥说:“你的胆子很大,很少有你这样大胆的人。”

劫说:“我并不大胆,只是不习惯恐惧。”

克卡奥点点头,他说:“看来这个不习惯恐惧倒是个好习惯,年轻人有这样的习惯总是好的,”他又说:“我很喜欢你,你很聪明,也足够镇定,武技也不俗,你是很优秀的人。”说完,他已经站了起来。

他的身材显得高大,站起来的时候就像一头沉睡的狮子忽然醒来一样,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压力。他走到劫面前,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说:“所以我希望你能跟着我。”

他说的时候,目光盯着劫。他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但是劫紧握的双拳却已经渗出了血。

劫说:“跟着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克卡奥问:“你想要什么好处?”

劫说:“我要的你恐怕并不能给我。”

克卡奥说:“我能给你你从没有过的。”

劫疑惑:“我没有过的?”

这时候泰隆将一个水晶瓶送到劫的手中。克卡奥说:“给你的第一样,就是你中的毒的解药。”

劫沉默了。这确实是他没有的东西,而且叫他心动。他并不恐惧死亡,但是也不想死,因为现在的时间地点以及方式都不符合他的要求。

其实大多数人恐惧死亡,只是恐惧死亡的方式不是自己选择的。很多人看不清这个道理,所以大多数人只是一味的恐惧死亡。

劫说:“如果我拒绝,是不是解药就会被收回。”

克卡奥摇头说:“我给出去的东西,不会收回,这解药只是让你明白,我能给你你所没有的恰又是最需要的。”

劫也笑了,他说:“我并没有特别需要的东西。”

克卡奥惊讶:“没有?”

劫说:“是的。”

克卡奥又问:“一件也没有?”

劫说:“没有。”

克卡奥不笑了,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劫,静静的看着,一句话都不说。

劫就那样站在月光下被静静地看着, 就那样被静静的看着,也一句话都不说。只有泰隆眼神闪烁着光芒。

许久克卡奥才说:“看来你从来没有活过。”

他说完,就不再多说,一步步走出亭子,越走越远,最后隐没在黑夜中。对于他而言,死人是没有价值的。

泰隆走上前,问:“你真的没有需要的东西?”他的口气已不再冰冷,只是有种生硬的情感。

劫吃惊的看着泰隆,他不明白为什么泰隆又重复发问,所以他只能吃惊的看着。最后他脸上终于不再镇定,他心中突然像是打鼓一样着急,他的脑中仔仔细细的搜索,却真的找不到哪怕一样他需要的东西。

还没有等劫回答,泰隆就冷冷说:“你本来有两条路,归顺或者说服你的师父谨大师,现在你只剩下第二条路。”

“没有第三条路?”

“我从没见将军给过别人两条路,你已经是例外。”

“我如果拒绝,是不是就会死。”

“是。但是我允许你先服下解药。”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