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成长 >

迅捷提莫之百万成长篇 16

时间:2019-10-29 14:50:32
迅捷提莫之百万成长篇 16

第二十三章

离别,弗雷尔卓德(寒冰岛)

我这是怎么了?
又倒下了吗?果然我还是帮不了忙,对不起爸爸,对不起木木,我又……提莫双膝跪在黑暗中,他感到十分的自卑,泪水不断流出。
“哭?哭有什么用?凭哭就能够说明你已经尽力了么?就这点能耐,就想来告诉我说你要保护所有的人,你要真认为你有那样的能力,那你就该勇敢的站起来,而不是在这里当懦夫!”
脑海中突然闪现出许久以前爸爸对自己说的话,提莫停住了哭泣,回应道:“爸爸……对不起爸爸,我不会再哭了,我要坚强面对。”
提莫睁开了双眼,只感觉浑身犹如针刺一般疼痛,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宫殿里了,维迦在一旁迷迷糊糊的样子,像是快要睡着似的,见提莫醒来,瞌睡虫立刻被打飞了老远,他急急忙忙地说道:“小莫你现在觉得怎样?伤口还痛吗?”
“有点……”提莫撇了撇嘴说道,“对了维迦,我已经睡了多少天了?”维迦扯了扯头上的黑色帽子,伸出了自己的两根指头。
“两天?这么久了?布兰德呢?阿木木呢?”提莫显得有些激动了。
维迦按住他,说道:“别乱动,现在一切都和平了,布兰德已经屈服于我们德玛西亚了哈哈,现在他正打算把安妮的父母放出来。”
提莫果断半信半疑,当然,那个凶残无比的布兰德出卖了诺克萨斯?这是一定有原因的,或许说是他根本就不怀好意。提莫愣了一下,问道:“那盖老大他们答应布兰德的加入没有?”
“说了很久,但还是答应了,不过盖老大始终是德玛西亚之力,当然也不会让布兰德随心所欲地住在我们德玛西亚,毕竟他曾站在诺克萨斯那边,谁都不知道他来这边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也不肯告诉,这也不得不提起我们的警惕心。”

“总之我们最主要的就是注意以及防备布兰德,只是担心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如果恶于德玛西亚那可就大事不好了。”
提莫默默地点了点头,他也是很害怕这个布兰德,当然,谁都一样。
维迦说给提莫去带些吃的,便走了出去,走出门就碰到了路过的阿木木和萨科,便告诉他们提莫已经醒过来了。
阿木木和萨科急忙走进来,他们的脸上都带有很灿烂的笑容,一走到提莫面前,萨科就对他说道:“小莫你醒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胜利了!”
“嗯,维迦刚和我说过了,不过布兰德的事情,让我很在意……”提莫喃喃道,萨科以及阿木木都在一个劲儿的点头。提莫叹了口气,突然转移话题道:“倒是木木你和安妮是怎么打败布兰德的?”
见提莫很期待的样子,其实是怎么打败布兰德的就连阿木木自己也不清楚,毕竟那时他没有理智,只知道是剑魔大人让布兰德屈服的,答道:“是冰皇啦!她来救我们了,我还看见她高傲地在天上飞哟,打得布兰德不成人样!”
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总之还是先蒙混过去才是最主要的,毕竟一天前他已经对安妮八卦了,才明白冰皇是做了安妮的封印兽,不过阿木木倒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毕竟他的身体里也有一只……
“冰皇呐……”提莫仰起头看着室内的“天花板”,淡淡地说道:“唉,要是我再坚持一下就能看到她了,可惜我却什么忙也帮不上。”
见提莫自卑的样子,阿木木忙上前安慰道:“哎呀别责备自己了,要知道,小莫你可是这次胜利的一个根本原因哟!”
“我?哪里有?”提莫疑惑地看着他。阿木木笑了笑,回答道:“你忘了吗?是你抓住并杀掉布兰德的侦察兵,然后抓住侦察兵的矮个子特点去冒充他欺骗布兰德,因为布兰德没有及时支援,所以宫殿外的盖老大他们成功地取得了胜利,这些不都是你自己策划的吗?”
提莫恍然大悟,其实他当时并没有这样想过,他只是想着把布兰德引到离宫殿比较远些的地方,对他进行一次狠狠的报复,虽然失败了,但是竟然帮上了这么大的忙,他很吃惊,也很开心的样子。
“还有还有哦,盖老大说是要给你奖励,他还当众表扬了你,哈郑州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哈当然你知道盖老大这个人从不包庇的。”萨科说道,他们都开心地笑了起来,笑声在室内不断回荡着……

铁牢沉重的门被打开,布兰德走了进去对里面的两个人说道:“你们可以走了,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们了。”
听到布兰德这样说,一个卫兵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要放了他们呢,布兰德大人?那他们的女儿……”
“闭嘴!”布兰德突然大吼道,他的脸色变得十分愤怒,又十分阴险,说道:“是我抓他们来的,我想放就放,当然,他们的女儿……已经成了我的火焰进化的祭品了。”
“什么?布兰德,你……”格雷戈里听了这句话,他与阿莫琳的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因为手被绑住,无法使用魔法,格雷戈里大吼:“混蛋布兰德,我要杀了你!”
格雷戈里的脚下一热,只见两个火焰炮包裹住了他和阿莫琳,就像带他们来这里一样,布兰德说道:“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吧!我们诺克萨斯还需要你们来为我们研究火焰呢!”
“休想!就算是杀了我们,我们也不会帮你这个畜生!”(节操……注意节操。)格雷戈里说道,布兰德没有说什么,转过头走了出去,火焰炮带着两个人也跟着出去。
慢慢地布兰德带着两个人走出了城门,他回答每一个问他放走格雷戈里原因的人,都是一句:“让他们受教一下,屈服于诺克萨斯,为我们效力。”当然格雷戈里心里当然是在蛮恨布兰德的。
“唉,当个好人有这么难吗?还要被骂一顿……”不知走了多久,诺克萨斯城已经远去,布兰德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两个伤心至极的人。对他们说道:“喂,你们两别这么沮丧好不好?这让我很难为情。”这让布兰德觉得十分别扭,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关心别人,要不是炎皇和艾尼维亚以及亚托克斯和其他封印兽的关系,他才不会去投靠德玛西亚。
“布兰德……你把我们的家给毁了,还害了我们的女儿,告诉你,无论什么我们都……”
没等他说完,布兰德便打断了他,将他们放了下来,为他们解绑,看着他们疑惑的表情,布兰德说道:“别愣着,看看谁来了。”
湖北治疗羊角疯的医院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d4e0ec;" />问声看去,一个幼小的人影朝这边跑了过来,慢慢地靠近,不时发出叫喊“爸爸妈妈”的甜蜜的声音。
格雷戈里瞪大了眼,阿莫琳的脸上展出了笑容,他们也朝那边跑去,只见一个粉色头发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个洁白的小玩具熊,她跑到他们面前,投入了格雷戈里的怀抱。

“安妮?原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格雷戈里紧抱着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天来,既看不见她又只能听到她正处于危险之中,这一愰感觉好像是过了几年,是那么的难熬。安妮含着泪水点点头,毕竟他们一家终于团聚了。
“布兰德?你一定不是布兰德!原来刚才那些话只是为了蒙骗诺克萨斯的人,不管怎样,真是太谢谢你了。”阿莫琳转过身看着被忽视的布兰德,对他感激不已。
布兰德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又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别谢我,要谢谢她去,最讨厌这种感谢之类的婆婆妈妈的东西了。”
“哈,其实布兰德你这个样子也是蛮‘可爱‘的嘛……”安妮开玩笑地说道,布兰德恨不得一把火烧掉她,不过他还是咬牙愣住了。
格雷戈里松开安妮,表情却变得严肃起来,很认真地说道:“安妮,你这……你不会是把冰皇艾尼维亚封印在自己的体内了吧?”安妮红着脸点了点头,她认为自己干了傻事,虽然也不是她自己想要干的。
“唉,也不是不行,冰皇艾尼维亚是弗雷尔卓德的守护神,她的能力配上巫毒之火是天衣无缝的,但我担心的是弗雷尔卓德的战斗力会大大衰弱,如果诺克萨斯再次进攻,恐怕会很难守住那片土地。”格雷戈里说道。
“不怕!还有丽桑卓姐姐,艾希姐姐和泰达米尔叔叔他们,他们一定会守护寒冰岛的,还有德玛西亚的人在帮助他们不是吗?”安妮自信地说道,“我们现在就去寒冰岛吧,盖伦叔叔也在,他一定也很想见到你们。”安妮边说边拉扯着格雷戈里的庞大的手。
“我看,还是算了吧……”格雷戈里叹了一口气说,“我现在得回到巫毒之地去,御风他们应该没事吧?”
安妮瞟了一眼另一边的布兰德,布兰德见安妮正看着自己,很自然地把头转到了一边,好像在说道:你看我干什么,我什么都没做,不关我的事~~。
安妮无奈地回过头来,笑着说道:“放心吧,御风叔叔他们都没事,经某人放出的一次火灾之后,他们就换到巫毒之地另一边去重建巫毒之村了,现在应该很安全才对,不过某人趁火打劫还真是无情呐!”
布兰德充满杀气地看着安妮,安妮也回视他,他十分地无奈,曾经的他也算是一霸,如今竟被一个小女孩教训,又不敢怎么样,就傻呆呆地站着,这是布兰德么?开玩笑的吧……

布兰德走上前,将炎皇,艾尼维亚与亚托克斯等人结盟的事情告诉了格雷戈里他们,还说明了不陷害安妮并且还帮助她的原因。
“嗯,这我知道,千百年前的亚托克斯被各地的魔法师封印,只是为了擒贼先擒王,但据说他成了别人的封印兽,倒不管怎样,凡是在别人身体里的封印兽,都必须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打败那个人!不然他们就将永远地沉睡在别人的身体里。或者这个目的对一些受苦的封印兽来说,在他们还没有成为别人的封印兽之前,就有了这个想法了。”格雷戈里说道。
“那个人……”布兰德上前走了一步,说道:“我也曾多次听到炎皇提起那个人,好像就是暗影岛的一个很少露面的一个人,貌似他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活了几千年。”
“千真万确!”格雷戈里突然说,“那个人,就是千百年以前将封印兽带来这个世界的人,给这个世界带来灾害与战争的人,当然也是封印兽的共同目的对象——暗影岛的恶魔,约里克!”
…………
…………
“呵…………呵……”
“我要所有的人都成为我的奴隶!除了一些解锁封印后失误而跑出来的叛徒,不过你们迟早也得败在我的手心里,整个瓦罗兰大陆,都将由我来统治!”
武汉儿童羊羔疯的医院color:#d4e0ec;" />一个沉重而令人恐惧的声音传入了赫卡莱姆的双耳,这是一个手持长刀,身体十分高大,四周散发出蓝色的淡烟,有着四条腿,长相奇特的半人马战士。

他转过身,在他面前的是一团浓浓的黑雾,凝聚成一个奇怪的身体,上面还带有着两个恶魔般的双眼,看上去十分恐怖。但赫卡莱姆却没有丝毫畏惧的意思,而是恭敬地说:“老大,对于上一次诺克萨斯向我们请求支援的事,你怎么看?”
“那是诺克萨斯的事,联系不到我们。”黑雾里再一次发出了那个可怕的声音,”陪那些无聊的人去攻打其他的人,会显得我们只不过是个白痴,或者说是被人利用的白痴。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目的,我只知道,那个曾经反抗我的那些人,我一定要亲手杀死他们,尤其是那个,亚托克斯……”
…………
…………
提莫轻快地跳下“床”,虽然只是一块平坦的岩石,他活动了下身体,看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呢!他推开室门,走了出去。
他来到了宫殿大厅,大家都在这里,他问了问身边的崔丝塔娜,才知道因为冰皇的暂时离开,他们在讨论新的暂时继位者。
合肥专治癫痫的医院?ckground-color:#d4e0ec;" />可是现场的气氛却一点也不激情,才刚开始,丽桑卓就委婉地摆了摆手,说道:“我不要,我要和我的部下回嚎哭深渊去,其他的随便你们。”
没等艾希发言,瑟庄妮也说,我也要回冰原那边去,特朗德尔他们几个和我一起就够了。
“我……”艾希不知道该说啥,之前她一直是冰皇的得力助手,就一直住在宫殿里。泰达米尔拍了拍她的肩说:“怎么了?看来就只能你来了,别怕,我来做你的助手!”艾希愣了一下,在人群喧哗之中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其实,她是不希望她们三姐妹还是对立状态,如果能团结起来,那该多好,可是,这始终是不可能的。

提莫看着她们三姐妹互相谦让,又充满敌意的样子,不禁苦笑起来。他突然听见后面有什么声音传来,还带着些人抽泣的声音。他扭过头向门口那边看去,只见布兰德正背着安妮,跨进了宫殿的门,而安妮的双眼已经是十分红肿了,眼角还有一丝泪水,蜷缩在布兰德的背上,看样子她是大哭了一场。
呆在门边的阿木木和崔丝塔娜几个人也看见了,布兰德把安妮放了下来,崔丝塔娜连忙握住安妮的手,擦去她眼角的泪珠,问道:“安妮?你不是和布兰德去救你的父母了吗?怎么哭了……”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她也不想多问。
“安妮的父母没事,成功救出。”布兰德喃喃说道。“但是,事实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
一个小时前……
“走吧爸妈,和我们一起去寒冰岛,盖伦叔叔他们都还没有回去。”安妮拉着格雷戈里,笑嘻嘻地说道。可是,格雷戈里却没有笑起来,满脸不情愿的样子。他双眼看着安妮,又扭头看了看阿莫琳,重重地叹了口气,对安妮说:“安妮啊,我们当然也很想去,可是,御风叔叔他们,还有锐雯姐姐她们,都在等着我们呐……我们被抓的事,一定让他们十分不安吧。”
“啊?那怎么不叫他们一起搬去德玛西亚呢?”安妮惊慌地问道,她现在是十分地焦急。
格雷戈里仍然笑着,摸着她的头,道:“那可不好,德玛西亚人会介意的,毕竟我们曾是诺克萨斯的人对吧?”
“为什么?现在我们已经不再是诺克萨斯的人了对吧?德玛西亚的人很热情的,他们一定会……”
“原谅我们,安妮。”格雷戈里打断了她的话,他咬了咬嘴唇,说道:“对火焰魔法进行研究,是我和你妈妈的工作,这份工作我们不可丢弃,也不肯放弃。”
“那我和你们一起去!”安妮执着地说道。
格雷戈里摇摇头,说道:”那不是你的事,不需要你和我们一起,你可以随时来找我们,像你锐雯姐姐一样,在巫毒之地你会一直依赖下去,或许,让你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才是对的吧……所以安妮,我希望,你能够拥有你自己的伙伴,待你回来时,我希望看到你长大的样子……”
格雷戈里也是十分心疼,他不断地制造谎言,他真的希望安妮能够丢掉对他依赖心,面对这个世界,带着他和阿莫琳的希望。
没等安妮说话,格雷戈里转过头对布兰德说道:“布兰德……不管是什么让你变了心,但我希望你能帮助我,这是我让你帮的第一个忙,也是唯一的一个。”
布兰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安妮的四周突然出现了一层火焰泡。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