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站地图 >

玩家自写英雄故事 能猜出是哪个英雄吗

时间:2019-10-29 14:27:12
玩家自写英雄故事 能猜出是哪个英雄吗

故事一:

无数次的手起刀落,带走了无数的生命。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杀戮,我只知道要绝对服从将军的命令,自从将军赐予我符文之剑的时候开始,就授予了我的责任,我将成为国家的一把利剑,将军指哪里我只要砍哪里就好了。

今天上午将军告诉我,让我去剿灭敌人战败的重伤残军,这并不光荣,甚至违背了我的骑士精神,但,我必须去做。

这场战役简直是一场屠杀,我看的到敌人不甘和绝望的眼神。

就在我对骑士精神忏悔的时候,我的部队遭到了意料之外的毁灭打击,我们中了埋伏,对方的将领是个年轻的男人。这个男人出人意料的强大,他身体前倾一往无前的向我冲了过来,而我的士兵只要一刀就会被他砍倒在地,留下的只有一滩滩鲜血,他轻盈矫健,有的时甚至连我也只能看到一片剑影而已,只不过这片剑影是红色的......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拿起我的符文巨剑上前阻挡,我的士兵不能白白过去送命。

这个男人挥剑越来越快我只能尽力阻挡。看着我满是缺口的巨剑和所剩无几的士兵,我选择了后退,虽然这让我感觉到屈辱,但我是一名将士,我要为我的部下考虑。

我派出了五名最优秀的战士,在部队里他们叫做超级士兵。他们的任务不是为了迎敌而是逃跑,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友军前来支援。我苦苦的等着,身后的士兵越来越少而我面前的男人却好像永远不会疲惫一样,剑依旧那么快......

来了,援军终于来了,我甚至看的到那个疯子炼金术士身上的那些恶心的毒疮。我正要带领部队突围的时候我看到了让我绝望的一幕。那绿色的毒雾我一生也忘不掉,那是生化炮弹!苦苦的等待结果却是如此......

那个男人的眼神变了,之前战争的杀戮也没有影响到他一丝的情绪变化,而如今他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愤怒、和疯狂。他的速度更快了,飞一样的冲向那个混蛋疯子,但迎接他的只是一颗颗生化炮弹......

他一点点的恢复了冷静,那双眼真是怕人,但理智告诉他,要撤退了。

我竭力的逃出了那片生化地狱。这使我耗干了最后的体力,在昏迷前我仿佛看到了将军一如既往,平静的向那个疯子下达了歼灭指令与我那五个超级士兵被处死的瞬间......

战争没有让我死亡,但国家已经把我计入死者的名单。我看到了开始新生活的机会,我粉碎了我的剑,切断与过去的联系,随心所欲徘徊流亡......我要为我杀过的人而祷告,我要寻求一个可以赎罪的机会,从今天起我将以自己的方式为心目中真正的诺克萨斯精神而奋战!


故事二:

“美丽的公主,这是我以你未婚夫的身份给你写的最后一封信了,首先我要为我无数次的推脱婚期而向你道歉,你也知道,我是我们部落的国王,常年需要带领我的族人外出征战来获取在这冰原上那为数不多的资源,我本打算在征讨完那个虽小却资源丰富的小部落后就回去娶你的,但......不管如何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如果你能原谅我这件事,那么,也请你再原谅我一次吧。我要解除我们的婚约,希望你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寄托。今天我要和那个恶魔做一次了断为,我的子民复仇!

爱你的未婚夫绝笔”

我写完这封信后,轻轻的把它系到了我和公主传信用的魄罗身上,并向我的魄罗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把信交给公主后永远不要再回来”

我看到那个恶魔了,他果然又来了,我看着那些所剩无几且伤痕累累的子民,我哭了,这是我第一次哭,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伤心和痛苦。我妄为我族群之王,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我的子民死却无能为力。

那个黑暗生物简直是个魔鬼,他手里的剑仿佛有生命一般,一次次的挥动,带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却不洒落一滴鲜血,但他手里的剑却越来越红,红的发黑,是血液特有的黑色。我冲了上去,我只知道我要他死!!!

我自认我是个狂人,我杀过无数的人,手里的大刀让我无人可以匹敌,但这次我失算了,我被这个魔鬼一剑砍成了重伤,连他一剑都挡不住。我趴在地上看着族人拼死过来救我,却只是白白牺牲,我骂了出来“gun啊!都给老子gun!别过来”而平时听言及从的族人如今却仿佛没听到我的话一样,只是一味的上来送死。<武汉儿童医院癫痫科专家挂号/p>

我的眼睛麻木了,眼泪不断的流出来,可是却闭不上。我的嗓子喊破了,血液从嘴里不断的流了出来,可是族人却无动于衷。我的肚子被那个魔鬼捅穿了,我却没死,但是心好疼,疼的让我感觉还不如被那个魔鬼一剑砍死算了。

我眼睁睁看着生命的失去,我的家园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我的子民无一剩下,就连那些刚出生还嗷嗷待哺的婴儿他都没有放过。

我感觉得到生命的流逝,但愤怒使我不能倒下,血液再一次沸腾了,我逐渐站了起来。双手颤抖着死死的握住手里的大刀,就在我冲向这个恶魔的时候,他不但没有举起武器,反而在阴影之中缓缓的消失了,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虽然我没有死,但我却没有回去迎娶公主,我没有颜面再回去,如今她还是那高高在上的公主,而我却只是那部落的遗孤......从此我将为了复仇而活!

我踏上了一条寻仇的道路,我访问了冰原上所有荒凉危险的地方,那里有着世界上最强大的战士,我挑战了他们所有人,直到在这个冰原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和我匹敌,我学会了收放我的愤怒,将愤怒铸成我的武器。但那个恶魔却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他只是一个可怕的噩梦。一个只属于我的噩梦。但如今的我早已没有灵魂,剩下的只是无尽的愤怒,我会找到他的,这是我的宿命。愤怒不息,战斗不止,愤怒就是我最后的武器。


故事三:

本来俺可以不用过这样的生活的,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猴子而已,直到那个大耳大肚的人出现,他骗了俺,骗了俺老孙!呵~呵呵~~如今俺已经习惯自称老孙了么?俺本叫什么?或许已经无所谓了......

他骗俺修了佛,骗俺穿上了这身行头,骗俺离开了俺出生的那片灵山!骗俺离开了俺的猴妹妹。

还记得那个人跟俺说,孙悟空心存邪念不可继续保护那个叫什么僧的取得真经,而俺因前世犯下滔天大罪,只有接替孙悟空的位置替他取经才可洗刷罪孽。俺真傻,居然会相信他......

俺用俺的耳朵去听,用俺的眼睛去看,完美的运用了自己的天赋,晓得了孙悟空的故事,学会了他的神通,在那个人的帮助下,演了一场好戏,悄无声息的顶替了他的位置。

俺陪着那个僧人去取经,千辛万苦历经理磨难,终取得真经受封成佛,佛法也越来越高深了,但却越来越害怕,我恐慌的发现我慢慢的忘记了自己,忘记了那个没有一点法力只知道和俺可爱的猴妹妹玩闹的自己了。俺还是俺么?俺再也没有了自已的道路,虽被封为斗战胜佛但却像一个奴隶一样的活着......

俺也知道了那个人的真实身份,也知道了从最一开始这就是个骗局,而俺也只是他手中的棋子而已!

俺已经走上了这条死路,那就让俺一条路走到黑,不管俺会遇到什么,不管俺的结局会如何,都要走下去,因为俺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俺不想再没有了这条命......

回到战佛殿,褪去战佛袍。五百年来日复一日的练功,仿佛只有让自己忙碌起来才会让暴虐恐慌的内心平静下来,只是想要活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俺本以为俺会一直痛苦下去,直到有一天,俺发现了一个可爱的小世界,那个世界小的可怜却充满战争,那里正适合自己。俺封印了俺的躯体,以灵识之躯进入了那片小世界,但这个世界承受不住佛祖和神器的威压,俺只好封去佛位,丢弃金箍棒,化作一块灵石落入这片名为瓦罗兰的世界里。

没想到的是俺封去佛位时居然连记忆也被封印,被那些小猴子唤醒后,俺带领猴群称王称霸,历经无数挑战,力量与记忆一点点的解封的同时,也解封了我那颗暴虐的心,听闻战争学院强者颇多,本打算去血洗了那里,没想到却被一个中年男人打败,受了这个男人的指点,俺拜他为师,他送了俺一个棒子,习得了一个什么无极之道,暴虐的内心倒也算平静了不少。俺改变了初衷,踏入了战争学院的大门。

哼,那些孙子召唤师,好像颇为勉强的才留下俺老孙,你们还没见识过俺老孙真正的本事呢!!!


故事四:

我出生于一个伟大的家族,作为家族的第四代继承人,我肩负着击败敌国的使命。我自幼跟随父王征战沙场,无数次鲜血的洗礼养成了我孤傲霸道的性格,或许也只有那两个人才把我当做朋友吧?不过我不在乎,作为家族的继承者,作为国家的继承人,我...不需要朋友!!!

诺克萨斯的那帮混蛋!一群嗜血的家伙,我将继承父王的遗愿,效仿先祖带领子民们击垮那帮卑劣的侵略者。

我追赶着那个瘸子的足迹,哼,他们跑不远了,我的子民们,和我并肩作战吧!

翻过了那座山就到了,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瘸子身上让我恶心的味道,属于侵略者特有的味道。

视死如归,就在今天!上吧,赶跑这帮卑劣的侵略者。

我将军旗插入脚下的土地,手中挥舞着硕大的长矛冲在部队的最前方,我是皇子,我必须身先士卒。

对手出奇的脆弱,我甚至不需要费多大的力气就可以刺穿那帮混蛋的身体,我仿佛战神一样冲入了敌军的最深处,果不其然我被暗算了,我早就知道这是个骗局,但我不在乎,我不相信那帮废物中会有什么可以打败我的人。

我为我的自大付出了足够的代价,那怪物手中拿着翠绿的匕首,往我的后心狠狠掷了过来。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我看的见那个怪物的狞笑和那个瘸子淡漠的眼神......

就在我以为我的死将成为必然的时候,那个男人出现了,我最好的兄弟,虽然我没有看见他的人,但我看到了那柄闪烁着德玛西亚光辉的巨剑。

我活着回来了,但部队所剩无几,虽然我的子民没有任何的埋怨,但我无法原谅自己,都是因为我......

一个人对我说“你变了,你的眼睛失去了焦点,你的目光变得茫然而空洞”他是德玛西亚的总管,岁数虽然比我大很多,但是一直把我当做兄弟,我另外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兄弟。

我决定了,我要将功赎罪,我要那帮嗜血的畜生血债血偿。

我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瞒着我的国民,挑选了一队勇猛的士兵,悄悄的离开了我的国家,我追捕者瓦洛兰北部最凶猛的野兽和最危险的强盗,他们会使我变的更强。

这种猎人一样的生活很快就让我感到无趣,于是我冒险来到了宏伟屏障的南部,寻找着那个传说中的生物......

两年,整整两年的历练让我成长了很多,许多人都以为我已经死去,就在我自己的葬礼举办当天,我回到了我的祖国。

我的战甲破旧不堪,上面却挂满了各种猛兽的骨头和利齿,最为夺目的是头盔上顶着的那传说生物的头颅。

那一队勇武的士兵如今只剩下两人,我对天起誓,一定会让德玛西亚的敌人俯首称臣!


故事五:

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将军收养了年幼时的我,对我来说将军就是我的父亲,不管他让我做什么,都会全力完成它,哪怕付出我这廉价的生命。

每次出征前,将军都会拍拍我的肩膀,他给我的命令只有一个。一往无前的冲过去,遇到障碍,砍碎障碍......

那次将军不在,我看到前方有一队人马,从他们的衣服上我就能分辨出那是德玛西亚的部队,我的手开始发痒,没有等将军回来,我独自领兵带队追了过去,我仿佛看到了那美丽的一抹红色在眼前蔓延开来。

那柄亮闪闪的巨剑,那两把明晃晃的长矛,我体验到了我赐予别人的奖赏......

本以为我将无法在为将军效劳,但没想到我又活了过来,四周围着那些矮小的如约德尔人的士兵,他们这些矬子为什么穿着诺克萨斯的军服?

复活后我的记忆越来越辽宁哪能治疗羊角风差,脾气越来越暴,将军给我换了一个特别的房子里,四周都是粗壮的铁柱,我感觉不是很自在,不过无所谓了,只要我还能继续为将军而战。

血液,闻到了,渴望、疼痛、需要!我撞击着铁柱,终于这些该死的东西打开了,没有枷锁?自由!击杀!结束了。太快了。没有战斗。更多。我想要...更多。

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不一样他领导、我遵从!我站在红色的河流里,河水在我脚边流过....

我陷入了沉睡,只有沉睡才不会让我无聊的发狂。

不知何时起,将军的身旁多了一个人,他是个瘸子,我甚至可以从断腿处看到他白白的骨头扎出皮肉,不得不说他是名合格的诺克萨斯军人,不过我讨厌他的宠物,那只和他形影不离的乌鸦......

进军的声音?谁发出了命令?没人回答。四周没有熟悉的面孔。铁柱打开了。终于!不再等待。我们冲锋!

刀剑?投石车?攻城弩?小孩子的玩具!他们脆弱如纸的城墙保护不了他们。

那个人坐在王位上,眼中没有害怕只有愤怒,我锁住了他的咽喉,感受到了他心脏的最后一跳。

胜利了?不够!完全不够!但我突然觉得好累、好困,我需要睡了......

伯纳姆?是你么?你在轻语着什么?我在哪里?四周好黑,我又被埋伏了么?为什么记不清了?

这帮德邦的懦夫,有本事放我出来,道貌岸然却同样残忍,这里肮脏潮湿、没有食物、没有杀戮、没有拷问,这是我杀了你们国王的复仇么?嘉文?

不知多久了,饥饿侵袭着我,他们或许以为我已经死了吧?直到某一天,我听到了,听到了厮杀的声音,闻到了血液的味道,放我出去你们这帮该死狗崽们,一定是将军来救我了!就像那次一样......

这个声音好耳熟...是将军!!!他正在低语,说了些什么?

脚步声接近了,但不是我最想看到的那个人。

乌鸦,撕裂,疼痛,流血。将军......


小伙伴们猜到是哪5个英雄了吗?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