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指向你的刀锋 74

时间:2019-10-29 17:33:35
指向你的刀锋 74

  “希瓦娜!!!”嘉文紧迫的吼声响起,这让希瓦娜恢复了一丝思绪,她赶忙抬头,看到了头顶黑压压的一片浓郁火焰。
  我……希瓦娜缓缓瞪大了眼睛,瞳孔中一片茫然。
武汉哪些医院医治癫痫更靠谱?size:13.63636302947998px;line-height:23.99147605895996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啧!!”嘉文突然在她身边踏地,踩起一片土灰,来不及站直身躯,他便迅速伸出左手一把揽住蹲在地上发呆的希瓦娜。
  抱起希瓦娜之后嘉文迅速转身,他猛然挥动右臂,将右手中紧握的金属长矛指向自己之前插在营地中央的军旗。
  巨龙撞击!!
  “唰!!”那金属长矛居然在这一瞬间开始旋转变形,矛身迅速分崩离合,宛如精密机关一样一截截伸长,在伸长的同时,大概是由于矛尖被加持了牵引魔法所致,嘉文的身体也像离弦之箭一样,顺着长矛穿刺的轨迹直直朝那军旗处冲去。
  “哗啦啦啦啦~~~~”只消一瞬,嘉文的身后便是漆黑的火海。
  好险!在远处看到这一幕的盖伦不禁为嘉文捏了一把汗。
  “踏!!~”快到旗帜处时,嘉文停了下来,他猛然再度转身,略微因惯性前滑的脚步在地面拖出一道长长的踏痕。
  “嘉文……”希瓦娜低声喃喃,她抬头看着紧紧抱住自己的男子,不安的心仍然没有平静下来。
  “你刚才到底是怎么了?”嘉文松手把希瓦娜放了下来,担忧的呵斥道。
  “我……我不知道……”希瓦娜赶忙移开目光,不敢去看嘉文责备的眼神。

  “呜呼呼呼!!!”更加暴戾的吼叫声响起。
  嘉文清楚的感觉的到,那可怕的威压让人几乎透不过来气。
  “没时间管这些了,它靠近了!!!”盖伦大声吼道。
  “切!”嘉文左手将插在地面的军旗拔了出来,抬手看向天空中的强敌。
  “话说你为什么会惹上这种怪物?”盖伦皱眉问道。
  “我不知道!”嘉文用同样大的声音回敬盖伦。
  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原因,从半个星期前他第一次看到这个怪物时,那怪物就疯狂的追逐着他,尽管在那怪物背上有一个驾驭着它的少年,但是那少年看起来并不能完全掌控它的意志。有时候伴随着无比痛苦的呻吟,就连少年也无法喝令它的行动,任凭它吼叫着遁入黑暗中,停止对嘉文的追杀。
  总而言之,它看起来更像是……疯了一般。
  “大家做好准备,我们离开这儿!!”
  经过短暂的几次交手,嘉文都深深的感觉到那巨龙并不是当下的他们可以抗衡的敌人,他不假思索的命令众人撤退。
  也许只要逃上一会儿,那巨龙就会像往常一样遁入黑暗中消失不见了吧。

  可是嘉文并不知道,这一次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怎么回事……”
  “动不了了?”
  “我也动不了了!”
  众人全部发现自己的双腿仿佛被灌了铅一般,完全迈不动步子,纷纷发出惊呼。
  就连嘉文和盖伦,也面露惊讶的感觉如此。
  “这是什么东西??”有人低头,看到腿脚上紧紧缠绕的黑色气息,就是这如同蔓藤一般的黑色气息使得他们挪不开步子。
  该死!!!嘉文心中怒骂着,他试图用金属长矛戳断那黑色蔓藤。
  “不行!这鬼东西生长的太快了!!”盖伦挥动大剑斩开几根黑色蔓藤,可他刚刚踏出一步,又有更多的蔓藤紧紧的缠住了他腿。
  在这样下去的话……
  嘉文咬紧了牙齿,他抬头看向空中越飞越低,越来越近的黑色巨龙,一丝汗珠从他的脸颊滑落。
  在这样下去的话……
  俯身站在巨龙上,手扶犄角的阿修露出一丝冷笑。
  这次你就绝对躲不掉了!!!

  “呜呼呼呼呼!!!!”黑色巨龙张开巨口,浓郁的黑色火焰从它的喉头涌起,那其中最炽烈的中心闪烁着晶莹的紫色光芒,而那黑龙巨口附近的空气仿佛都被这极其强大的黑色火焰所扭曲,一眼看去就觉得来势汹涌。
  “可恶!!!”嘉文努力的抬起脚,可是那要命的黑色蔓藤却仍然死死的缠在他的腿上,并且越来越紧了。
  他抬起头,看到天空中的黑焰直直的朝着自己倾落了下来。
  “嘉文!!!”盖伦站的比较远,而且他的腿脚乃至腰身都缠满了黑色蔓藤,满头大汗的他只能大声喊着挚友的名字,却无法像上次那样冲上前去把他救走。
  希瓦娜仍然蹲在地上,双手紧紧抱着脑袋,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神秘的声音不断在她的脑海里回荡,让她不知所措。
  “混蛋!”卡特斩断脚边黑色蔓藤后,试图运动瞬步逃离,可是却有更多蔓藤缠住她猛力踏地的脚,差点把她绊倒在地。
  伊凡妮站着那里一言不发,近在她身旁的卡特也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更没有注意到她的双腿处并没有被黑色蔓藤缠绕。
  “伊凡妮!这该怎么办?”卡特慌忙的喊道,她潜意识的感觉伊凡妮是个很可靠的前辈。
  “伊凡……”没有人回答,卡特转过头来又喊了一句。
癫痫诊断方法有哪些/>  呃?卡特这才刚刚发现,站在她身边的伊凡妮已经消失了。

  “吼呜呼呼呼呼呼呼!!!!!”
  可怕的怒吼声仍旧响彻耳畔,另外还有黑焰在空气中滑动的呼啸声,嘉文只看到自己的头顶上那令人头皮发麻的漆黑,正从半空中以四十五度的斜角汹涌的侵袭而来。
  ——真是该死!!!
  滔天黑焰几乎焚尽了他视野中所能看到的一切,然而很快的,那火焰很快就要把自己也吞噬掉,什么都不剩,就像前几天不幸被黑焰烧死的普利森一样。
  ——身为德玛西亚王子的我……还没有完成任何抱负,还没有偿还任何过失,难道……
  “王子殿下!!!”众人的喊声在嘉文听来如此遥远,他感觉眼前的漆黑仿佛无法避免的黑夜一般缓缓降临。
  ——就要命丧于此了吗?
  他的瞳孔中没有任何恐惧,也没有任何绝望,在这一刻他并没有丢弃光盾一族的荣耀,唯一在他的眼眶和胸膛中剧烈鼓动的,是不甘的怒火。
  就在那浓烈的黑焰即将施虐至嘉文的身躯之前,有一个比嘉文更加瘦弱的身影挡在了他的前方。

  魔力障壁!
  那曼妙身材的周身,闪耀着嘉文最熟悉的防御结界魔法,那魔法的光芒在汹涌的黑焰前亮起,如同昏沉黑夜中闪烁的星光一般,给嘉文带来了一丝微弱的光明。
  而当那个身影缓缓转过头来时,嘉文看清楚了。
  “伊凡妮!!!!!”
  那一头紫发在黑焰的照映下失去了原有的光泽,而变得更加的黯淡,宛如绝望的漆黑一般。
  而那张绝色的面孔上,却带着前所未有的释然微笑。微笑仿佛给人一种幻觉,让人觉得一切都还是美好的,充满希望的。
  那双眸子里闪动着嘉文从未见过的金色光芒,那光芒是那么的迷人,但又那么的悲伤。
  “不……”嘉文的声音在这一刻颤抖无比,他奋力向前伸出手,但却抓不到任何东西。他拼命的想要朝前踏步,但却抬不起被黑色蔓藤死死缠绕住的双脚。
  ——如果我愿意为你去死。
  伊凡妮的背后堆砌着满满的黑色火焰,宛如高不可攀的城墙一般,漆黑让人感到绝望。
  ——也许在那一瞬间为止,我还爱着你。
  火焰如毒蛇一般缠绕到她的身上,她那布满星纹的淡橙色绢丝布衣被漆黑所覆盖,宛如无尽的黑夜吞噬无助的黄昏一般。
  ——没有任何谎言,也没有任何利用,只是发自内心的……
  一瞬间,漆黑的火焰将她的身体吞噬,并且更加炽烈的燃烧着。
  ——像每个女人都会憧憬过的那样。

  “不……”
  嘉文的眼角湿润,即便是武汉哪儿治羊癫疯最好身为皇子的他无法避免,他脚边的黑色蔓藤越来越细,明显是被极其蛮横的力量拉扯所致。
  “做王妃听起来很棒呢~~我很期待哦!”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说好了……
  他的牙龈几乎咬出了鲜血,他只能看着眼前的女子完完全全被黑焰所吞噬,什么都不剩。他知道那结果,他们队伍里的一个人曾经遭遇过,什么都不会留下,包括骨灰。
  被黑色火焰焚烧的身影,缓缓朝嘉文伸出尚能辨别为“手”的肢体,然后化作黑烬消散。
  ——为什么会这样!!!!!
  “不!!!!!”
  嘉文凄厉的惨叫声几乎掩盖住了黑色巨龙的吼叫声。
  盖伦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到嘉文悲痛欲绝的样子,他的心中也相当的不好受。
  这惨烈的一幕并没有持续多久,黑龙无法释放多次吐息,按照往常的惯例,它很快就要消失。
  似乎是达到了限定的时间,那遍地缠脚的黑色蔓藤也缓缓褪去,众人都恢复了行动,但是所有人无不用同情和担忧的目光看向痛苦无比的嘉文。
  而在嘉文的眼前,那紧紧缠绕着伊凡妮的黑焰消散,正如所有人所预料的那样。
  除了地面上缓缓消逝的黑焰残烬,什么都不剩。

  “切……”
  这是怎么回事?计划有变动吗?为什么她会挡在前面?
  半空中,弯腰站在黑色巨龙头顶的阿修露出不满的表情,脑子里一连串的问号。
  不管如何他该撤了,就算他不想撤,他脚下的黑龙也不会听从他的命令继续进攻。实际上,他并不是黑龙的驾驭者,硬要说的话……他该算是个监控者。
  监控黑龙的行动,寸步不离。
  黑色裂缝无声在黑色巨龙的身边出现,然后一阵扭曲之后裂缝把黑龙和阿修一并吞噬。
  两个肇事者就这么在所有人的眼前消失了,但是也没有谁能站出来留下他们。
  站在远处的卡特目瞪口呆,刚才画面几乎让她难以置信。
  为了让心爱的人活下来,而奋不顾身的挡在死亡面前,只留下一个决绝的微笑。
  ——这就是……真爱吗?
  那画面无比美丽,而又无比悲伤。
  最终就连一丝灰烬都没有留下。
  但是,看着心爱的人在面前死去……那该会是怎样的心情?
  卡特看了嘉文一眼,缓缓眯细双眼,深沉的想道。
  哪怕他是敌国王子,在亲眼目睹他经历这种事情之后,无论是谁也不可能幸灾乐祸。

  嘉文的双眼血红,他的嘴唇微微颤抖,高大的身躯缓缓趴伏到地面上。
  完全失去了作为德玛西亚皇室的风范,就连无声落地的长矛也不管了,他就像一个疯子一般慌乱的朝前匍匐,直至停留在伊凡妮刚才所踩的位置,这儿的土壤焦黑而炙热。
  “伊凡…妮……”
  他的眼泪无声的从脸上滑落,他完全不在乎双手被烫伤,不停的把手指伸进因高温而坚硬无比土壤里。
  希瓦娜似乎是恢复了意识,她看着嘉文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嘉文的这个样子,是她从来都没有想到的,这让她的心也感到一阵阵说不出来的难受。
  “嘉文……”盖伦走了过来,试图把他拉开。
  但是固执的嘉文一把推开了盖伦,依旧拼命徒手挖掘炽热的碎土,仿佛他心爱的人就在土下一般。
  “你听着,她已经死了!”盖伦加大了声音,皱眉吼道,“这里很危险!无论如何我还是决定要带你回去!”
  “不……”嘉文神情恍惚,他仍然倔强的挖掘着,即便他的双手满是鲜血。
  “她……没死……”
  焦黑的碎土被鲜血染红。
  “她……没死……”
  一滴滴眼泪无声落在被染红的碎土上,深深溶入炙热的土壤里,发出细微的响声。

  丛林的边缘,有一只踏在枝头的乌鸦无声飞起,它那血红的眼睛刚刚目睹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而在丛林的更深之处,没有人看得见的阴影里,一个紫袍紫发的靓丽身影缓缓隐去最后一丝光泽。
  “伊凡妮已经死了。”乐芙兰眯着眼睛,自言自语道。
  “我很想答应你啊。”
  那句话在她想来依旧无比刺耳。
  ——她在昨晚你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你所看到的,只是她对你残留的最后一丝思念而已。
  她透过丛林的间隙看去,在那营地之中,被盖伦和众人拉起来的嘉文,嘉文的表情正如她一先所预料的一般。
  痛苦,绝望,悲伤,无助,哪怕是在面对巨龙的黑焰时,他都没有这样。
  ——看啊,嘉文。你就是如此的软弱,昨夜的你还天真的以为自己能拯救她?
  乐芙兰嘴角微微上扬,她发出了怪异的笑声。
  ——你错了,你谁都救不了……
  ——包括你自己……
  眨着血红眼睛的乌鸦扑扇着翅膀,缓缓在乐芙兰的脚边落下。
  ——还有你的国家。

  “总管阁下,没想到你还会表演这种即兴悲情戏剧,精彩程度实在是让我大开眼界……如果能配上音乐伴奏,那就更加美妙了。”沙哑的声音响起,虽然话语中满是调侃,但是却让人听不出一丝感情流露。
  从那乌鸦处扩散的漆黑烟雾中,缓缓显现出一个苍老的身影。
“这一切都只是镜花水月罢了……”乐芙兰低声,漂亮的眉目间带着一丝恼怒,“难道你也被骗了吗?斯维因。”
“你是最棒的欺诈师。”斯维因眯细了眼睛,他的回答似乎对不上乐芙兰的问题。
  “一切都如计划进行,我已经拿到了我们所需要的东西,那样就足够了。”乐芙兰说道,她的脸上显露出难得的冷艳,而非一贯的妩媚微笑。
  “但是我们原先的计划是在这里杀掉嘉文,还有他的同伙……”斯维因低声说道,“但是这样一来,尽管完成了主要的任务,我们的后续工作也许会有点儿麻烦。”
  “我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件令我在意的东西,那并不在我们掌控之中。”乐芙兰冷静的回应道。
  “哦?那是什么呢?”斯维因眯细了眼睛,饶有兴趣。
  “脚印,像是兽人的脚印,那残留的气息里有着黑蚀的成分。”她说道。
  “那他一定是刀锋假面的棋子,但不在我管辖范围内。”斯维因摊手,无可奈何状,“我没听说他。”
  “照你这么说……”乐芙兰挑眉,“刀锋假面开始怀疑你了?”
  “呵呵呵……”斯维因干笑了几声,那做作的笑声依旧古怪而别扭,“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

(未完待续)<癫痫病的早期的症状都有哪些呢?/strong>

------分隔线----------------------------